咨询预约电话
96569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正文
【汤汤播报】隔离病区医生手记
发布日期: 2020-02-13
来源: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

 这是三门峡市中心医院隔离病区第一批医疗队负责人梁强的手记。

目前,他和队友已圆满完成任务,成功撤离,进入14天的隔离观察……


2020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别样的春节。

医生,在这种时刻,必须冲在最前沿。

作为三门峡市中心医院感染性疾病科的医生,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我和同事作为第一批医护人员入驻隔离病区,投身新冠肺炎救治中。

2月6日晚,我们第一批队员圆满完成使命,平安撤出隔离病区。


1.png

1月21日中午,正在医院吃饭的我接到紧急指令,让我们马上进驻隔离病区。

时间紧迫,我赶紧给怀二胎刚5个月的妻子打个电话:“临时有任务不能回家了,不知道要多久,别惦记。”匆匆挂断,生怕她多问。

就这样,我带领6名医护人员作为第一批队员进驻隔离病区投入奋战。


隔离病区分为清洁区、潜在污染区、污染区。

清洁区是工作人员的活动区域,污染区是病房和存放医疗垃圾的区域,潜在污染区是护士站和穿脱工作服的区域,说的不严谨,但是好理解啊。

三大区域划分明确,不能穿错衣服、互相串门,对医务人员的手卫生、院感防护的要求更高。

7个人里,如果有1个人稍有不慎,就会让我们全军覆没。

我和护士长,还有杨医生都是感染科的,平时就跟传染病打交道,肺结核、艾滋病、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等等,都是“见过世面”的,好上手,另外几个也都是各科的精英,稍加指点就进入状态,没什么磨合期,让我很欣慰,工作紧张有序进行。


第一个患者从武汉回来,是个年轻小伙子,心理素质挺好,负压病房环境有些压抑,我和护士们陪他聊聊天,他倒也不紧张、不害怕,幸好过了两天他就转阴了。

大家都知道物资紧缺,都非常节省,上班都尽量不喝水,避免更换防护服。

随着疫情的新闻越来越多,看到武汉有些医护人员感染了,我们有的护士终于压抑不住哭了起来。我心里暗暗一紧,鼓励大家坚定信心,做好自我防护。前几次的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我们不都挺过来了,加上全院医护人员都在支持我们,防护服、N95口罩也都先紧着给我们,一定能打赢。

“谁想出去现在赶紧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疫情面前,没有谁笑话谁,进来了就是英雄!”让我肃然起敬的是这些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护士竟然擦擦眼泪,倔强地要求继续留在隔离病区。

没有那些假大空的套话,迅速投入到救治中去。

看着她们忙碌的背影,我的眼睛湿润了……

(幸好忍住了,要不被她们看见起码嘲笑我一个月。)


2.png

大年三十,医院专门给我们送来了热腾腾的水饺,大家就着盒饭和方便面,度过了一个难忘但不想重复的春节。

以水代酒,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豪言壮语,就匆匆扒几口饭投入工作了。

我们说得最多、也听得最多的谎话就是:“我饭先放那,别偷吃啊,我马上过来!”一个马上可能就是三四个小时甚至更长……


同是穿着防护服,相逢何必曾相识!隔离病区里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只要戴上护目镜、N95口罩,穿上鞋套,管你帅哥美女,都很难认出彼此,只能靠声音辨别。

一穿几个小时,衣服也不透气,汗都湿透了,口罩、帽子勒得脸上都是深深的红印,有的人都引起过敏性皮炎了,也还在坚持,没叫一声苦……


3.png

在隔离病区的半个多月里,除了救治病人,还要不停接打电话,各种信息上报,相关科室的、兄弟医院的……最多一天我数了数,71个电话,微信更是数不过来。

惭愧的是好像没给家里打几个,家人好像也习惯了,怕打扰我,也没有来过一个电话,偶尔发个微信问候。

孩子偶尔给我留个言,还画幅画,懂事不少,还算欣慰。

出了病区,总有人问我苦不苦、怕不怕,我说不苦不怕你信吗?其实真的不算苦,看看武汉的同行,我们的处境简直是天上,看着领导同事们和爱心人士捐赠的牛奶、水果、面包,堆满了房间,有什么脸面说苦。

怕了才会更敬畏生命,重要的是珍惜当下,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互联网医院

特开设在线问诊

扫描图片左下方二维码

下载APP

↓↓↓


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