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预约电话
96569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正文
【汤汤播报】一位“2B”医生的手记
发布日期: 2020-02-10
来源: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

这是一位医生在隔离期间的手记。

他把这14天称作给社会添麻烦的日子……


疫情期间,把人群分为ABCD四种。

A是指有武汉接触史的人,这类人基本都已被找到并隔离;B是指A在旅途中遇到的所有陌生人,A与B谁也不认识谁;C是指A最后接触到的熟人 政府也已经对C进行了隔离;D是指没有外出的安全市民。现在最大的隐患是B,没人知道谁是B,连其本人也不知道自己是B,D只要出门,就有可能碰到B,然后自己就成为了2B。


2020年2月5日  星期三  阴转雪


今天是2020年2月5日,天气寒冷,下起了雪,2020年的第一场雪。窗外呼啸的风声挺大,偶尔还夹杂着几声刺耳的汽车鸣笛声和不同分贝的狗叫声。房间里倒是清静,我一个人待在隔离的小房间里。


是的,我被隔离了。


这并不是一个光荣的历程。作为一名医生,我以这样的方式加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瞬间我的名字被很多人关注了,医院党办、医务科、社区等都出现了我的名字。我是一个崇拜英雄的人,我不想以这种方式让别人记住。按照现在疫情人群的分类,我就是传说中的“2B”吧,现在想来你只要处于公共场合,真不知你面前的人群里有没有“B”的存在。


去年除夕在科室值班度过,出于人性化考虑,今年科室主任特许我优先回家过年,其他人值班。回家时全国疫情刚开始紧张,陕西、山西两省还没有确诊病例报道,万万没想到正是2020年1月23日这段行程埋下了这次被隔离的隐患。


人间烟火家常菜,至味清欢是团圆,相比于其他奋战一线的同道,今年这个除夕我算是过得圆满。大年三十晚上,看到大批医护人员奔赴武汉一线支援,我内心充满敬意和崇拜,时不时向家人宣传这些“不要命”的逆行者。对我们医生的职业自豪感倍增。


1月25日,我看到科室群里通知取消休假,老家也封城封村了,原计划的车次停运了,我只能重新规划路线,最终确定倒车接龙。正月初四一大早出发,县城的街道很安静,早上八点宛如凌晨三点,出县城的黄河大桥头工作人员守得挺严实。伴随着一句:“出了这个县城就不能再回来了!”的警告我出发了。


当时县城到太原的高速雪下得很大。转转停停,整个路途上车下车的人不少。初四晚上总算安全到达三门峡,给领导汇报我可以上岗了。


1月29日,上班第一天,科室来的一个发热病人,胸部CT显示典型的病毒感染征象,结合患者流行病史,主任基本断定是此次新冠肺炎患者了,等待核酸检测结果。


第二天结果没出意料,我院收治了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这也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也真正感受到病毒就在身边,必须时刻高度警惕。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有好多可疑病例需要排查,在主任和护士长一次次的交代叮嘱下,我们每个人的防护都做的细微谨慎。

  

2月2日晚,我在家接到平陆县公安局电话,年前1月23日回家乘坐的三门峡到运城的面包车司机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已被隔离,等待进一步确认。我作为密切接触者目前需要在家待命,密切关注自己的体温和症状。


当时我第一时间将此事汇报给了主任,主任说相信我没事,同时嘱咐我居家隔离等待结果。当晚我只期盼这位司机只是疑似。


2月3日早上,我接到了司机被确诊的电话,面包车空间小,同车人被感染的几率很大,我瞬间感觉脑子里放了颗炸弹,我马上把结果汇报给了主任,主任嘱咐我在家待命,服从安排。


我隐约记得当时下车时司机帮我递了一下拉杆箱,虽然当时我们都戴着口罩。人在紧张的状态下,往往想到的都是最坏的结果。


开始回想这段时间和我密切接触的人,在家乡和我朝夕相处的父母,往来高铁同车厢的同胞,渭南车站偶遇的人,还有我的合租室友……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也有家人有同事。


一瞬间我由一名医生变成了疑似病人,如果真被感染了……就这样在紧张中煎熬着。


2月4日上午,我接到街道办的电话,市卫健委安排我集中隔离,合租室友居家隔离。让我收拾东西等待工作人员接我,还特意交代衣服穿厚点。


一时间,市卫健委,医院党办,医务科,小区工作人员,纷纷打电话询问调查,我如实汇报情况,大家都带着安慰的话语。我简单收拾东西,怀着愧疚不安的心情等待着工作人员到来,就像一个囚犯等待执法人员押往监狱一样。下午五点车来了,室友临走交代我一定要健康回来,回来了才能解放他。


车是我们医院的救护车,自己开门,自己上车,再自己关门。第一次以这种身份上了我们的救护车,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当时的心情。一会儿我就被带到地方,工作人员都穿着严实的防护服,我按他们的引导,拿了体温计,体温检测登记表,口罩和一些预防新冠病毒的宣传资料,到了指定的房间。


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很负责敬业,包括医护,后勤,保安等,他们各司其职,按时消毒,送饭,查房,询问症状,被隔离的人也都积极配合,按时上报自己的状况和体温情况。


我想这些被隔离人员大概和我一样,本着对自己和他人负责的态度,怀着对政府和工作人员的感激,都想顺利度过这短暂而漫长的隔离期。当然这件事我也没敢告诉家人,只是一遍遍电话交代他们哪都不要去,密切专注自己的身体状态,有不适症状随时和我沟通。

 

为避免空调循环空气流通导致交叉感染,空调不能开。在没有暖气没有空调的夜晚,睡梦中似乎都在祈求一切能平安无事。


在这期间,我接到科室主任和同事的电话和微信,都是让我放心隔离,相信我肯定没事。关心我的身体状况和隔离点的生活条件。得知没有暖气,主任立马翻出了家里落满灰尘的电暖气“小太阳”,及时安排人将电暖气传送到我手里,还有一箱主任亲手打包的食品。


1.png


此刻,我正守在科室送来的“小太阳”旁提笔写下这几天的经历,“小太阳”很温暖,比这更温暖的是这些火热的心。


对于这次“中枪”经历,从开始到现在我庆幸没有看到别人的嘲笑和抱怨,也没有被歧视。我看到的是开导和鼓励,是发自内心的关怀和信任。是的,无论是确诊患者还是疑似隔离者,都是病毒的受害者,没有人愿意被感染,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人也算是个与病毒抗战的战士,不是被歧视的逃兵。


看到一则短视频,意大利佛罗伦萨一名中国留学生在街头反歧视,手中举牌口号是“我不是病毒,我是人类,请不要歧视我们!”路人纷纷拥抱支持。


是啊,我们的本性是善良,我们应该互相保护,应该并肩作战。


大学室友顺利到达武汉一线支援了,脱了隔离防护衣抽空给我报个平安,我也给他报个平安:“向一线抗战的医护人员致敬,同出师门,你在一线抗战,平安就好,我在角落隔离,给社会添麻烦了!”互相打打气,增强一下信心。


我知道在这安静的隔离室里,我没有英雄事迹可写,我只能写写我给社会添麻烦的这段日子,表达我对所有工作人员的敬意,也真诚感谢所有关心我的领导和同事。我也希望将来能有属于我的光荣事迹可写,同时我也希望大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存侥幸心理,国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听从指挥就是在给国家做贡献。


2020年2月7日      星期五     阴

今早查房的医生是我们医院医生,看到本院医生,我是倍感亲切呀!庆幸我一直没有不适症状,体温一直正常,医生通知我时间够了,可以解除隔离了,我可以回家了!


2.png

“小太阳”留下了,让工作人员消消毒,继续温暖有需要的人。


主任亲自开车来接我回去,我没有说太多感激的话,因为我知道说再多感激也无以表达,以后在工作中体现吧。


我在这里隔离了三四天,不知和这里隔离整整14天的人心情有没有差别,总归我们都是兴奋的,我们也是幸运的,我们像重获新生一样幸福,之前我接触过的群体大概也都安全了。正如大家所期望的,我又可以以一名医生的身份回到自己的岗位。


这些天,我看到了全国人民都尽其所能为国家贡献,我看到了亲临现场指挥的国家领导人,看到了无数个不顾生死奋战一线的医护人员,我看到了认真负责的社区街道工作者,我看到了不怕劳苦争分夺秒运送物资的司机,我看到了眉毛挂满霜花指挥路口的交警,还有抱着火堆一直守在村口的村干部.......种种正能量包围着我们,守护者我们的生命,因为生命重于泰山。


 我想告诉大家的就是隔离了也不要恐惧,感染了也不要恐惧,恐惧是没用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和医护人员一起战胜病毒,早日康复。目前国家正处在紧急“战疫”状态,我们需要时刻保持警惕,决不能盲目恐慌,不能夸大造谣,我们要理性面对,相信我们的国家,也相信我们的科学家。就像钟南山院士说的,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我们的英雄一定会胜利!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疫情从武汉到全国,支援从全国到武汉,爱和希望总是爱比病毒跑得快,每一种爱都将刻进我们的记忆。


相信不久,我们就会战胜疫情,可以放心摘掉口罩,面对面问一句:“你吃了吗?”


相信不久,大街小巷灯火辉煌,闹市里人多车多,必须扯着嗓子大声说话。


到那时,我也想去武汉大学看一次樱花……


武汉加油,我们等你!

祖国加油,我们爱你!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互联网医院

特开设在线问诊

扫描图片左下方二维码

下载APP

↓↓↓


3.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