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预约电话
96569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正文
【汤汤播报】 援非手记:生病记
发布日期: 2019-11-07
来源: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

在中国,也许你不知道厄立特里亚,可在厄立特里亚,没人不知道中国。

他们跨越万里,把医者大爱根植在非洲大地,他们救死扶伤的故事在红海岸边口口相传。

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援非医生。

他们是中国援厄立特里亚第12批医疗队员。

此刻,让我们漫步在午后的阳光里,轻轻掀开他们的手记,听他们讲,那些援非的故事……


致敬援非医生特别报道 


生病记


(中国援厄特第12批医疗队员 孟利娟)


1.png

2019年4月7日,星期天。


午饭后我正在床上休息,大约下午2点左右,没有一点征兆,突然感觉左腹部猛地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拧住一样,一阵阵难以言表的疼痛袭来,难以忍受。同宿舍的知心姐姐张桂萍医生察觉情况不妙,简单询问情况后立即求助距离最近的邻居队友李伟医生帮忙,两人初步判断我可能患了泌尿系结石,随即电话呼叫队里两名泌尿外科医生,此时时间仅过去10分钟,我腹部疼痛已迅速进展为剧烈绞痛,浑身蜷成一团,冷汗直流,不停痛苦抽搐、呻吟及喊叫。


队友泌尿外科朱其军医生闻讯后第一时间赶到我宿舍,经过询问病史和检查后首先初步排除急腹症后,根据多年临床经验基本确诊为泌尿系结石,果断下达药物治疗方案。


亲如姐妹的杨韶华医生在我身边暖心安慰,队里兼职药品管理员赵东波医生和兼职司机程海波医生接到医嘱后马不停蹄前往药库寻药和取药。


药物备好后,因为没有护士,技术过硬的麻醉科杨晓峰医生为我肌肉注射,同时针灸科李伟医生采取耳穴针灸辅助减轻疼痛。


尽管采取了各种措施,由于身处远离祖国的非洲高原,也没有特别有效的药物,我的腹痛仍旧发作性进展,药物的副作用也开始出现恶心、呕吐、头晕症状接连出现。


正在外面办事的潘华队长和泌尿外科张新恒医生接到电话后赶回驻地,了解情况后立即决定联系当地医院进一步检查,以排除隐匿的重症和可能带来的不可预料的后果。


因为当地医院星期天都不上班,队友影像科李培岭医生立即和奥罗特医院影像科阿贝尔医生取得联系,古道热肠的阿贝尔医生爽快答应破例予以急诊检查,于是李培岭医生和程海波医生先行一步接上阿贝尔医生到医院准备检查设备。


虽然我疼得死去活来,但我清晰地知道大家都在为我揪心,都在为我奔忙,检查医生及设备已经到位,大家又开始催促我赶快去检查,腹部绞痛伴着头晕目眩的我,实在是下不了床,一直不停对大家叫喊:“让我休息会儿,别催我。”


此时大家都心急如焚,害怕耽误病情,于是我们最年轻的队友谢占峰医生硬是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和朱其军及李伟医生一起把我抬下楼,抬上车。


当我们一行7人到医院时,先期到达的李培岭、程海波医生和阿贝尔医生已经做好准备,正在焦急等待。


很快进入检查,结果显示左侧输尿管结石,并排除了各种可能致命的急症,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能是之前在驻地用的药物开始起作用,也可能是一路的颠簸震荡,我的腹痛症状开始减轻,只是依然头晕,于是队友们又把我抬回宿舍。


由于当地地处东非高原,海拔高,我们平时提重物、快走和上楼都感到呼吸困难,队友们把我一路抬上抬下,一个个折腾得精疲力尽。


而我也安静下来,昏睡过去。等我醒来时,症状已完全消失,整个过程4小时,我自嘲道:“我是在演戏吗?”我首先在我们医疗队的微信群里给大家汇报身体已康复并表示感谢。


与此同时还有队友卢国奇医生、翻译张斌老师、王自力医生、马胜利医生纷纷来宿舍探望,卢国奇医生还专门下厨做了中餐来答谢阿贝尔医生,我们的援非老队员仵民宪医生给了我许多建议和叮嘱。


这次异国他乡的经历终生难忘。


虽然远在非洲,没有家人的陪伴,但有像兄弟姐妹一样的队友陪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我感觉很温暖和幸福,感谢大家,这份手足情永记心间。


非洲虽然贫穷落后,但非洲人民,尤其是当地医生对中国、对中国医疗队的热情和友好令人难忘,亲身感受后的这份中非友谊更让人感动。


我想说非洲虽然生活条件艰苦,我们医疗队员都不怕。这几年,我身边也有亲人多次夜间结石发作,他当即就到当地医院接受治疗并很快康复,但同样的常见病并且不是疑难杂症的疾病却因为非洲这里缺医少药,让身为医生我们也束手无策,更别提一些重大疾病了,在这里生病让人感到无奈和后怕。


希望一批接一批援非医疗队的付出能促进中非友谊,促进非洲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换来世界和平。

 

援非.png

向中国援厄特第12批医疗队员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