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预约电话
96569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正文
【汤汤播报】 援非手记:快乐的难兄难弟
发布日期: 2019-11-03
来源: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

在中国,也许你不知道厄立特里亚,可在厄立特里亚,没人不知道中国。

他们跨越万里,把医者大爱根植在非洲大地,他们救死扶伤的故事在红海岸边口口相传。

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援非医生。

他们是中国援厄立特里亚第12批医疗队员。

此刻,让我们漫步在午后的微风里,轻轻掀开他们的手记,听他们讲,那些援非的故事……


致敬援非医生特别报道


快乐的难兄难弟


(中国援厄特第12批医疗队员 李伟)


针灸治疗在一般人眼里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对小孩子来说更是一件令他们极度恐怖的事情。


但现在在阿斯马拉理疗中心却有两个快乐的小病人Sinoa和Metkel,他们两个同一天来这里针灸,所患疾病相同,都是右侧面瘫。两个小伙伴一见面就相互逗玩,皮笑肉不笑,令人忍俊不已。


1.png


Sinoa(穿深蓝色花衬衫的小男孩)性格腼腆内向,胆子也小。


第一次针灸时酒精棉签才开始消毒,他就紧张得不得了,等我拿着针灸针准备要扎时,他更是紧张到了极点,针还没有扎,他就开始哭叫。在家长的安慰和协助下,终于扎上了第一针,但他杀猪般的哭喊声隔壁诊室都可以听见。


看到Sinoa如此惧怕针灸,我极其头疼。因为这种病需要针灸治疗好长一段时间,这么怕针,他怎么能坚持得了?


针灸越到后期,皮肤会变得越敏感,同时心里也会越怕针,如果不能坚持到底,很难有理想的治疗效果。


可是怕针的Sinoa在遇到Metkel后,情况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Metkel(穿黑灰格羊毛衫的小男孩)外向调皮,对啥都好奇,都感兴趣,啥都想动。如果你不禁止他做某事,他啥都想尝试一下。


Metkel比较皮实,给他扎针尽管面部表情很痛苦的样子,但一点也不哭。


看到Metkel扎针不哭,Sinoa“男子汉”的骄傲使他不能输给Metkel,于是他也开始变得坚强,不再哭叫。即使有时候因为疼痛,眼泪不自觉地流下,他也会忍着疼痛,坚持到底。


同病相依,这两个“患难”的小伙伴在这里成了好朋友。孩子的天性是玩耍,每天在治疗中间,互相玩耍,乐以忘忧,很快就忘记了针灸的痛苦。


Sinoa胆小,每天都是Metkel领着他玩这玩那,他们在一起很开心地治疗着。我被他们快乐无忧的天性感动,拿起手机想记录他们的快乐。看见我要拍照,他们两个马上摆出Pose(造型)。尽管脸上扎满了针,看着像刺猬似的,但是他们一样在快乐地玩耍。


疗程很快就结束了,他们也基本得到恢复。原本很痛苦的治疗,因为快乐小伙伴的出现,也变得丰富多彩。


虽然治疗结束见不到他们了,但在后来的工作中,每当看到怕针患者痛苦的表情时,不自觉还是会想起这两个可爱的难兄难弟。


援非.png

向中国援厄特第12批医疗队员致敬!